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一些乱七八糟

  我最近心神不宁,觉睡不着,吃吃很多(orz)。

  这几天没有热水,刚才烧热水倒杯子的时候发了好一阵呆,结果倒太满直接洒出来烫到手,然而我接着倒……

  总觉得腰特别疼,心特别乱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第二天就开始作的缘故。

  最近各种开销都挺大的,刚和人凑单了芝麻糊,似乎看到了后半个月的主食。

  我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。被安上“易于激动”“胡言乱语”的标签,本来就不爱主动挑话头的我就干脆不说话了。不想说话时又被要求要主动挑话头,要积极一点——合着我怎样来都不行,那我不干了,随你们怎么说,要求人时话真多。

  压力有点大。因为发的那个关于性侵的问卷,一位男性朋友过来找我聊人生。作为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子,他头一次向我流露出深层的纠结和恐惧——“我已经在下意识隐瞒了,但还是贡献了很多负面数据。再代入我与众不同的那啥,你明白吧?”

  我说:“我知道,做这个问卷需要勇气。当我看到有一些人选了‘不想提及’,心凉了一点。”

  他说:“对不起。我有选。”

  我说:“看到一些人的具体阐释,我想静静。其实在这个问题上,男生也一样。”

  他说:“昨天做的时候,就想把拿了(你的)红包的手,打断。”

  我说:“所以很感谢做问卷的各位了。”

  之后我和他提到,我有过被大学同学性骚扰的经历,这次经历让我现在看到那个人,都觉得很恶心。

  他惊讶:“哪个人渣,连你也不放过,傻逼吧?”

  我说:“我不想说是谁,我估计他都没意识到他在性骚扰。什么叫连我也不放过?如果他们意识不到这种行为是性骚扰,对任何一个人,他们都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 是啊,对任何一个人,他们都会这么做的。即使他们认知上知道“性骚扰是不对的”。

我曾想把这个话题做到90分,我现在发现,拼死拼活,我们都只能做到40分。一方面是因为外部原因,一方面是我们自己能力的问题。

  不管怎么样,把这40分好好地做了。

  明天起来,接着加油。


评论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