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  看《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》会不由自主地把它拿来和《阿德尔曼夫妇》作对照。两部电影可以在很多层面上找出继承和延展之处。

  个人更喜欢《阿德尔曼》,即使《花神》把波伏娃讲得浓墨重彩,但难掩她的勉强(至少在电影里,我只看到了一个想自主却不得不成为萨特背后的女人的存在主义者)。相比之下《阿德尔曼》的视角更有趣,充满了男女之间的互相着力。

  是我的话,我更愿意相信《阿德尔曼》呈现的是真正的一生挚爱。

  也许阿德尔曼夫人就是波伏娃2.0。

  这么一看,更喜欢《阿德尔曼》了。
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