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  心力交瘁。

  热水问题迟迟没有解决,于是昨天打了电话,把热水器维修的师傅骂过来,然后两个人在天台上修了半天热水器(想也想不到昨天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修热水器——既马桶水龙头之后,我又会了一项技能了呢)。

  刚才又因为跳电闸的原因,热水储存不起来,于是我又去了天台检查热水器……

  检查完后向师傅报备,电闸开起来,但又因为低楼层的人急吼吼的洗澡行为,跳,掉,了。

  于是正在听网课的我又被热水器维修的师傅连环夺命call……

  “干脆我把电关了,等过半个小时再开起来,这样热水就稳定了。”师傅这么说。

  “行吧。”我回(我靠我课上到一半你突然打电话真的很火大诶!)

  然后他人不理解“诶你为什么要打那么多电话?诶你为什么要去那么多次天台?”

  早知道就该让你们一直用不上热水,一群没良心的。

  少哭嚎好嘛?我都还没讲mmp呢你们讲什么讲。

评论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