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我们在他性中寻求自己,在那里找到自己,而一旦我们与这个我们所发明的、作为我们的反映的他者合而为一,我们又使自己同这种幻影存在脱离,又一次寻求自己,追逐我们自己的阴影。

       ——奥克塔维奥·帕斯


  人一直在持久地叛逆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