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《盲道》:
  自己在的城市排片极其尴尬,跑到另一座城市看的。票价很贵,想想就算是补《盲井》《盲山》欠的电影票钱了。
 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 这个片子一无是处。
  是您李杨太飘了还是人白雪梅扛不动刀了?
  去掉所有滤镜这简直就是一个令人发指的故事,同时影片的电影化处理几乎为零。
  心情真的很复杂。
  那些钱,就真的算补《盲井》和《盲山》的影票钱吧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