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《嘉年华》:
  《嘉年华》今天上映,希望更多人能看到它。
  昨天三原色幼儿园的事,能从这片里找到影子。
  该说什么呢?是说文晏善于抓典型还是说这种事情真的太多了?
  更可怕的是,在现实中我看不到任何希望,只感觉整个世界飞快地堕落着,比影片给我的感觉还绝望。
  上周日有幸看了它的点映,感想如下:
    天使穿白色,梦露也穿白色,小米也穿白色。
  穿白色有什么用呢?教堂画上的天使会随光的磨损而泛黄,梦露被拖走,小米展开逃亡。
  一般的早熟都事出有因——父母不睦,夜不归宿;学校排挤,所托非人……但这不是让孩子,尤其是女孩子,承担这么可怕的后果的理由。
  影片中好几次我都气极反笑——画面真亲切啊,换个语境,换个人,套路一模一样。
  “那,公道呢?”小文爸爸一脸懵逼地问,无法回答,只有姿态不好看的抗争。
  姿态好看是建立在公平公正上的。本身是一潭沼泽,在里面的人谈何姿态好看?
  侵犯少女,以钱私了,暴打知情人,颠倒黑白,口是心非……影片中的男性角色(除了小文爸)都让人恶心。相反的,女性角色,不论是谁,都在被动地主动地抗争,尽管可能最后还是屈服,但,有勇气得多。
  金鱼不管被带到哪里,它都只能待在盆里。梦露不管多性感,腿上依旧贴满广告纸。
  这个世界并没有变好。
  《嘉年华》是很有意义的,它敢于去触碰这个熔炉类题材,并拍出了一定程度上的抗争。但它的意义>影片本身。无法忽视结局的莫名其妙(也许是其他不可说明的原因),剪辑的无章法,人物的相对符号化,然而它的镜头冷静自持不煽情,就把那个东西拍给你看,原原本本拍给你看。
  冷静自持,原原本本地拍给你看——看,这就是你们的嘉年华。
  去你妈的嘉年华。

评论(6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