井鲤

野路子文盲。

《绣春刀·修罗战场》(3):
  今天讲讲裴纶小天使。
  在电影还没正式上映前,多数人还是选择和沈炼恋爱,我抱紧裴纶也没有那么用力。
  7月19号过完傻掉了……情敌一下子多了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多!嘤,裴纶是我的!后来的都是嫉妒!
  裴裴出场就在吃(我也要吃荣月斋的点心!),下一场戏还在吃(那个酱萝卜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),再下一场还在吃(不行我要去下青菜面条),啊!裴裴我们一块吃到老吧!
  裴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?乍看圆滑鬼祟,细看少年义胆。别看他笑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,其实人智力有200+。陆文昭一句:“我们沈炼啊,明年就升副千户了。”他就立马门儿清地回:“文书一定写得漂亮……”练达到陆文昭一路“嗯嗯嗯”下来,这功夫也没谁了。
  其他人都背负着血海深仇千斤重担在这明末的乱世里艰难前进,可裴纶选择了一种相对轻松的生活态度:小爷我认认真真办事,舒舒服服吃东西,逍逍遥遥抽烟,没事儿让手下给我润润笔,买买点心,生活美滋滋。然而他依旧被卷进这乱世浮沉之中。但他还是那个态度。吊桥大战前选择留下来是因为要还陆文昭刺他那一刀,随后留下来是因为沈炼的一句“烦请裴兄守住吊桥”,再之后,他更多的是因为“哎呦卧槽你居然敢弄死小爷那小爷我就来弄死你”的心理状态作战。就连他的死法也与众不同——他人尸骨任人踏,他人剑钝眼里无光,只有裴纶,还是叼个烟斗去死帅一点。
  其实蛮心疼裴纶的。作为一个局外人,他几乎一直处于和别人信息不对等的状态中,多脸懵逼。“要不放我这?”“你和沈炼睡了吧?没睡啊,他就肯这么对你,你就肯这么对他?”“那姑娘呢?书呢?给她了?”裴纶小天使一定在心里默默委屈了一万遍:这帮人都干啥呢!懵逼,委屈,但宝宝不说!宝宝只会在沈炼说“烦请裴兄守住吊桥”时,轻吐一缕烟,然后帅帅地拽拽地回一句:“好说。”
  我前几天和某人有过这样一段对话:
  我:不行,我裴有太多人抢了抢不过他们。想把他藏起来,然后每天给他做好吃的。他吸溜吸溜呼噜呼噜吃完再给他点上烟,看他那维尼熊一样的脸上绽放出大大的微笑,再唠个一块钱的八卦,各自心满意足。
  某人:你这是在养维尼猪。😂😂😂😂😂
  我不管,他是我的裴纶,我的。

评论(17)

热度(44)